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一百一十章 禅心无定

  事态太过严重,因为没有郎中。   问题就是没有郎中的话,谁来医治这些横七竖八躺趴地上被琴僧所祸害的这些无辜路人,谁来拯救这些浸泡在雨水之中的老实百姓?   道禅在思考,紧紧皱着两道浓眉,和另一名和尚一样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怎么办?怎么办?”   另一名和尚:“有了!”   这是同样经过认真思考的朱大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你不是郎中,我也不是郎中,他们几个更不是郎中,但是!”   朱大少霍然起身,伸手一指:“这些人当中,必定有郎中!”   道禅闻言,两眼一亮!   于是悲剧再一次发生:“有道理,有道理!”   ……   ……   “请问,你是郎中吗?”   这是用剧烈的动作摇醒了一个梦中人,道禅认真问道:“你是郎中吗?你会治病吗?”   那人坐在地上,茫然四顾~~   旋即打个冷战,瞬间面色大变,尖叫一声爬起身就跑:“不关我的事!我不是郎中!杀人啦杀人啦——”   ……   ……   余者同上。   朱大少和莫虚以及胡家三兄弟甚至大黄都眼睁睁地看着:“请问,你是郎中吗?”   “你是郎中吗?你会治病吗?”   “请问,你是郎中吗?”   道禅极为认真,一个也不放过,甚至有一些重度昏迷乃至猛摇不醒的道禅也要以掌抵背强输内力将其催醒:““你是郎中吗?你会治病吗?”   ……   ……   然后,在把现场所有病患人等依次搞醒问完又吓跑以后,在亭外只余三个装着头颅以及三具无头尸体的情况之下,道禅终于颓然放弃——   就此绝望坐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没有郎中?天呐!苍天!没有郎中谁来冶病医人?谁来救救他们?谁来救救这些可怜的人?”   “你……”   他人不必提,在朱大少的一生之中鲜见如此无语时刻:“天呐~~苍天!!”   ……   ……   毫无疑问道禅的脑子有病。   但是道禅大名鼎鼎,拳脚功夫天下无敌,以是朱大少这个爱才之人难免对其生出招揽之心:“喂!你不要哭,先听我说!”   岂不知道禅忽然一跃而起,面色坚定说道:“琴僧乃我佛门中人,出家之人不打诳语,是以贫僧确信他用过斋饭必定回来!”   说话踱步入亭,将身立定,紧握双拳眺望远方——   只给朱大少留下一个坚定的背影:“因为他是前辈、是高僧!”   朱大少再一次心乱如麻:“你!什吗前辈?你还高僧,你这个人怎吗想起一出是一出,关键问题就是这三个死人怎么办?”   道禅霍然转身,目光锐利如鹰:“三位施主横死半路,心有不甘,你且念诵经文,助其轮回往生。”   “啊?为什吗是我??”   “为什么是你?你不是和尚吗?”   “你可以自己念啊,你不也是和尚吗?”   “我是和尚,但我不会念经,我不会念经所以我才要你来念,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哈哈!这可太巧了,我也不会念经。”   “什么?你不会念经?天呐!苍天!这没有道理啊,完全没有道理,既然你是和尚当然你就会念经,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屁!”   朱大少怒道:“够了!真是乱七八糟!你还是和尚了,你怎吗不会念经!”   “我是武僧。”   道禅双眉紧皱:“贫僧乃是武僧,自幼只习拳脚,不诵经文。”   “我也是武僧!”   朱大少毫不退让,强硬说道:“我乃是一名,真正哒武僧!”   ……   ……   大黄去找骡二大爷了。   莫虚请胡家三兄弟帮忙把骡车抬到远方一颗大树下,四个人一起缝补修理车辕上断裂的鞍鞯辔索,同时聊天说着闲话。   因为实在听不下去了。   因为亭中那两名和尚已经把话题聊到如来神掌与罗汉神拳二者万古第一神拳王八拳的传承与变异之间的关系,以及当世著名佛子与有才和秀儿与生俱来的敌对情绪问题。   道禅,真的只是路过。   路过是偶然,结识是必然,道禅再认真也认真不过朱大少,因为道禅讲道理根本就讲不过朱大少:“明白了吗?”   天近黄昏,风雨飘摇。   道禅一脸认真佩服说道:“明白了。”   犯了错误就要改正,很明显琴僧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这座木亭:“有道理吧?”   道禅心悦诚服:“有道理。”   谈判结束。   ……   ……   招揽成功。   现在道禅和尚这样称呼当世著名佛子:不服不行前辈大师。   正所谓学无长幼,达者为先,在这个世界上好像就没有不服不行前辈大师不知道的事情,就比如说“远方”这个地名——   “我的家乡,就在远方。”   不服不行前辈大师缓缓点头,亲切微笑说道:“我会带你回去,找到你的亲娘。”   ……   ……   道禅一生最大的理想,就是找到自己的娘亲。   所以一语落定,道禅归心,从此死心塌地跟随他的不服不行前辈大师为其当牛作马,甘心任其驱使。   骡二大爷无话可说。   大黄找回了骡二大爷,胡家三兄弟带走了装着头颅的三只木匣以及三具无头尸体,去往附近的县衙报官,以及寻找会念经的和尚。   然后大黄就发现,多了一位同路人:“嗷?”   ……   ……   雨还在下。   无星无月,天如墨泼,一辆骡车走在泥泞在官道上,遥遥看到了两点昏黄的灯火,映衬出一座房子的轮廓。   走近一看,是家客栈。   一家崭新的客栈,桌椅板凳齐全,朴素原木风格,完全可以遮风挡雨。   客栈里面没有掌柜,没有伙计没有厨子,只有一个酒鬼。   酒鬼已经喝醉了,当时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桌上倒扣着两个海碗,地上躺着十七八个酒坛子。   只有酒,没有菜。   道禅一马当先,长驱直入——   天下无道禅不可入之处,道禅金丹大成,金刚不坏之体:“你好,我是道禅。”   只是脑子有些问题:“请问,你是店家吗?”   酒鬼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自然充耳不闻,不觉酒气刺鼻。   道禅思考一时,大声疾呼叫道:“店家——店家——”   “有没有伙计?”   “掌柜在哪里?”   “咦??”   说话一人随之进门,双肩背着个书箱,手里撑着油纸伞:“阿嚏!阿嚏!”   是个年轻人,眉眼干净,身穿一袭长衫,满身书卷气:“晦气晦气,这鬼天气,啊——啊——”   道禅忽脱斗笠,躬身施礼:“贫僧道禅,见过先生。”   那人见状一怔,旋即赶忙回礼:“儒生张无量,见过道禅师父。”   正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道禅这辈子最最敬佩的就是读书人,尤其是满身正气的读书人:“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宋、赵秀师、《约客》。   未几时吟语落处,又一人踱步而入:“道禅师父,久仰久仰。”   此人宽袍大袖,长发披散,身躯伟岸仪表堂堂,怀里抱着一只巨大的墨玉盒子:“不才司徒纵横,拜见道禅师父。”   当然道禅自也不认识这个人,但见他满面堆欢,礼数周道,道禅也自赶忙客气回礼:“贫僧道禅,拜见前辈。”   因为这个人长发如雪,所以道禅认为他是一名老年人,而老年人如同读书人一般值得道禅尊重:“人生如棋,人生如戏,数不尽沧桑,道不尽痴迷,吾观落子处白云苍狗烟消云散呐——”   唱叹处,又一人飘飞而入:“试问你,又与何人奕?”   这个人就没有礼貌了,可是道禅没有生气。   因为她是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两手空空,簪发素衣,生得杏眼桃腮,身材异常纤瘦。   并且坦胸露怀,肌肤雪一样白。   道禅茫然。   女子的声音,女子的脸,突兀的喉结,胸如菜板——   这时道禅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你是太监吗?”   道禅眼观鼻鼻观心,小心翼翼问道:“请问,你是太监吗?”   “你才是太监!”   那人尖声咒骂一句,自顾自娇声说唱道:“那和尚,瞧得奴家美貌,登时便就生了色心!你看他,你看他,只顾将那两只绿油贼溜溜的两只眼珠子偷将来瞟,生把奴家活活羞杀~~”   道禅不为所动,只因对于世间痴男怨女道禅本就一视同仁:“这位施主,请你自重。”   ……   ……   “方才琴僧与木匠,此时书生棋侍戏子酒鬼俱至,只差剑客与画师。”   莫虚紧皱眉头,认真问道:“我说不服不行前辈大师,您老人家制订的这个计策此时看来,会不会太过于儿戏?”   不服不行前辈大师制订的这个计策,就叫作驱虎吞狼。   所以此时高枕无忧,信心满满说道:“放心虚虚,你就放他一百二十个心吧你就,你也不用管他是人是鬼,一切交给我哒道禅小弟!”   ……   ()   
推荐阅读: 《十凶》 《洪荒之祖龙传》 《武道天途》 《成仙漫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