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四十二章四 凌江斗法

    凌江城之所以叫凌江城,其原由还是来自于那条凌江。     南水国属地不大,所属城池加上国都也不过五六个,而这条凌江却是贯穿整个南水国,南水国的大部分湖泊河流基本来自于这条凌江。     而据说这条凌江又是大署王朝第一大江嘉林江的一条分支。     凌江在凌江城西南方向,整条江宽二十丈有余,水流湍急,就是水性好的汉子也不敢夸出海口一定能游过去。     据说这条江里还住着河神,还是南水国国主亲自设封,所以江上更是无人摆渡。     虽是如此,不过却没有任何人见过这条江里的河神,更不知一位大老爷,还是一位水神娘娘,只知道凌江上游有着一座河神庙,香火却是惨淡。     本就是秋日,天气渐凉,按理说这凌江更不该有人才对,可是这一日凌江旁却是有着两道人影立在江旁,一动不动。     其中一位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人,模样俊俏,身形挺拔,身负一把长剑,端的是玉树临风,想来会而来无数女子追捧。     另一人是一个女子,婀娜多姿,却是一身红衣,手中拿刀,看着似有一股煞气。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又好戏看了,城中人纷纷涌向凌江旁远处的山林高坡,更有人直接站在城墙之上,指指点点,想来是想观看一场惊天大战,或许,是一场儿女情长也说不定。     江流儿随波逐流,悄悄挤开人群去了另一处驻足观看,随后才看出端倪,这两位貌似是修行中人,却是不知道是不是青霞山和黄庭洞的仙师了。     人群虽多,却也既有规矩,只看不说,也是安静的很。     只见那两人隔着很远处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那红衣女子便是突然的动了,一袭红衣持刀直接掠江而起,冲着白衣男子一刀斩下。     那白衣男子也不动身,背后长剑自觉出窍,一道剑光一冲而去。     半空中,红影与一道白色剑光相交而过,而后长剑倒飞而回落在白衣男子手上。     持刀女子继续前行,手中长刀一道红色的虚影直接化为一道道刀光瞬斩而去,白衣男子飞退,手中长剑先是爆发出一道刺眼的白芒,随后便看见,半空中无数剑气如丝纷纷冲向红芒。     一阵阵刺耳之声传来,观看的无不抱头痛苦不已。     白衣男子气海处,一道灵光突然浮现,随后,凌江数条巨大的水龙卷如真龙一般拔地而起,直冲红衣女子而去。     红衣女子不甘示弱,气海处浮现一道灵海,灵海出现后瞬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张牙舞爪对着水龙卷而去。     随后便是一阵阵的撕裂之声传来,两人倒是没有什么事,周围围观的人却是吃了苦头。     那被撕裂的水龙卷直接落在人群中,砸的有人哭爹喊娘,好不凄惨,江流儿倒是觉得没什么,只是一拳便轰碎开来。     也是在此时,那个手拿长剑的男子突然出了声。     “若是在观看下去,出了人命,我可不会管!”     一听见那白衣仙师的话语,那些观看的人才纷纷互相搀扶着向着城里跑去,那些原本立于城墙之上的人影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时候,热闹可不好凑,搞不好就搭上了小命,仙人争斗自然是好看,可是也要有命看不是?     于此之时,一道红色刀芒如一道红线瞬息而至,白衣剑客心口一道灵海浮现,凝聚成盾将其拦下,整个人却是在不断飞退。     同时眉心那道灵海突然化为两道巨大无比的巨手,冲着红衣女子直接抓下。     红衣女子一声冷笑拔地而起,红衣飘舞,江面之上不知何时起了一层雾气,却是越发浓郁。     江流儿眉头皱了皱便松开,依旧盯着江面一动不同,到了先天境,这些寻常的障眼法只要心境不变,自然是一眼看穿。     浓雾中,红衣女子张口一吐,一道浓郁的血色光柱带着丝丝煞气直奔白衣男子,两道巨大的灵海巨手瞬间被洞穿。     白衣男子神色微动,手中长剑先是一剑劈飞那道身前刀芒,随后一声呢喃,长剑之上浮现一层三尺剑气,随后一抖,一道剑气直滚而过。     凌江中,似有有一道水柱冲天而起,而后剑光破碎,红色光柱直接对着白衣男子一穿而过,白衣男子瞬间四分五裂。     红衣女子似乎是送了一口气,看着白衣男子下场出现了一丝失落,随后抿嘴正想到转身离去,却是突然一惊,整个人一掠而去,随后不远处的长刀也是化作一条长虹飞回手中。     于此之时,在其背后,一道影子缓缓浮现,双指做剑立于胸前,随后一指冲着女子划去。     浓雾中,一道月牙突然浮现,红衣女子举刀栏去,却是瞬间被击飞,小腹间瞬间出现一道伤口,鲜血滚滚。     红衣女子却是不管不顾,天灵,丹心,气海三处,三道灵海同时浮现,汇聚融合,一道巨大的红色蛇影浮现在江面。     “你当真要杀我?”白衣男子骤然出声。     红衣女子无动于衷,巨大的蛇影直接一掠而去。     白衣男子抿嘴,同样一掠而去,就这样一人一剑直撞红色蛇影,随后便是无数的红色影子爆射而来。     只是片刻,白衣男子气喘吁吁,面色泛白,一道道血痕出现在周身。     白衣变红衣!     红衣女子毫不手软,巨大的蛇影直接对眼前的人一口咬下。     男子持剑,迎风而立,突然出声道:“虽不是剑修,但我也懂剑!”     “起!”     随着男子的一声起,凌江水下,一道由水凝聚而成的九丈长剑从男子身前直立而起,随后直接刺穿红色蛇影的蛇头,将红色蛇影钉死在半空。     红衣女子倒飞而回,面色苍白,嘴角溢血,一只手按住腰间,随后一道灵海瞬间落下,凌江上,一道滔天水幕拔地而起,只卷眼前人而去。     早就一身红衣的男子只是一剑斩去,这滔天水幕便被一斩而开。凌江便是被这一剑劈出一道巨大的口子,好片刻后,才缓缓回复。     白衣男子抬头,却是不见那红衣女子,微一沉吟,便挥散了周围的云雾。     也就在挥散浓雾之时,极远处一道灵光一闪而逝,白衣男子身旁出现一为妙龄少女,看起来十七八岁,容貌可爱,一声淡青色的宫装。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女子背后背负着一道一人高的画卷。     只见她对着男子说道:“原本能一剑杀了为何不杀?”     持剑男子只是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随后两人的目光这才看向另一边。     江流儿一怔,也是缓缓起身,目光与两人相对,倒是并无任何杀气,随后两人直接一掠而起,落入凌江城。     江流儿这才有些明悟,看来这样人才是青霞山和黄庭洞的仙师了,那刚刚那个红衣女子又是谁?     摇了摇头,双手抱着脑袋,才有些喟然长叹道:“这修士间的斗法还真是诡异多端,也不枉出来看一趟。”     随后这才大步向着城中走去。
推荐阅读: 《青灯佛影》 《西游之大商皇族》 《龙城少帅》 《星际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