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七十四章 福利院(四)

  一间毫不起眼的酒吧里,藤原康夫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这里既没有贵得离谱的酒水,也没有花枝招展的酒托。环境幽静,只有一台老旧的留声机不知疲惫的播放着舒缓而又治愈的音乐——俗称催眠。   正值晚餐时间,酒吧几乎没有客人,酒保给藤原康夫端上酒水后,就一直呆在吧台里无聊得擦着杯子。   酒杯里的冰块已经融化了大半,杯壁上的水珠汇在一起,一股股流下,将桌上凝结成一团。藤原康夫依然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丝毫没有饮酒的意思。   身后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藤原康夫头也不回的用英语说,“你迟到了,女士。”   “不要拿我和你们RB人比嘛!你们准时就算迟到,而我们,迟到20分钟已经算是准时了。”来人回答道。   “喏,这是你要的资料!”一阵香风袭来,来人将一个文件袋放在小桌上,顺手将酒杯端起,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   “该死的意呆利人!”藤原康夫揉了揉鼻子,心里暗骂一声。   “感谢你的酒,英俊的绅士。”短短一分钟不到,来人又扬长而去。   藤原康夫摇了摇头,将文件袋打开。资料并不厚,要价却不菲。翻开第一页,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黄种人的照片。   藤原康夫一目十行的将资料看完,然后将其合上,用手指轻磕了几下。   “有点意思……”   ……   南千月的思绪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莫西莫西!”   “哟,千月君!我拿到你要的资料了,什么时候让你的美女姐姐过来拿呀?”   不知是不是错觉,南千月觉得藤原康夫似乎也被丰川狩那个不着调的家伙给带坏了。以前多鸡贼的一个情报贩子啊,哪像现在这样,上来就哟哟哟。   “难道我自带光环?”   “什么光环?”电话另一头,藤原康夫听得一头雾水,“是加攻的吗,还是回蓝?”   “呃,没什么。你能大致的叙述一番吗,我们现在可能不回去。”   藤原康夫吹了个口哨,嬉皮笑脸的说道,“哦~~我懂的!长夜漫漫,你可得做好安全措施啊!”   “喂!你这倒霉孩子!”南千月一个哆嗦,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喂喂,你肯定想歪了对吧,我是让你注意人身安全!那个人可是有故事的……”   南千月仔细的听完,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也懒得藤原康夫和继续斗嘴,干净利索的挂掉了电话。   “喂?喂喂——靠,电话挂得这么快,肯定急着做什么羞羞的事情去了!”藤原康夫挠挠头,左右看了看,随后闪身钻进一条巷子里,转眼失去了踪影。   ……   院长办公室内,南千月复述了与魔女交手的经历。洗川雪细心记录着,并做了一番性格测写。   “外貌优秀,性格高傲,现年龄13-15周岁。独生女,出生时父母健在,家境富裕,3-5岁时成为孤儿……领养人应为年纪较大的夫妻,从商,曾有过多次出国经历,无子女或子女意外身亡。”   “找到了!”另一边,江右言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旧旧的信封,从里边掏出一张卡片。   “果然是她!”南千月接过卡片,并从乾坤袋里掏出另一张卡片,两张卡片上画着一顶同样的魔女帽!   “接下来,按照性格测写,找到符合条件的人。”南千月吩咐道。   “是!”   在场每个人都从资料柜里取出一沓领养儿童的记录,开始分头排查起来。   此时,墙上的时钟即将走到12点……   ……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   江右言捏了捏肩膀,起身道,“诸位休息一下吧,我去给大家泡杯咖啡!”   洗川雪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也站起身,“江右院长,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开水间和卫生间在一个方向,还是我带你去吧。”   “好的,谢谢!”   “不必客气!”   见两人走出门,魍皇鬼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困眼朦胧的向南千月问道,“老大,你抽烟不?”   南千月靠在沙发上扭扭脖子,“我不抽烟。你要是烟瘾犯了就去大门外抽吧。顺便去镇子上带点夜宵回来。今天辛苦你了!”   说完,南千月掏出几张纸币递给魍皇鬼。   “不辛苦不辛苦,主要还是这玩意儿太费脑子,不抽根烟提提神总担心会出错。那我去啦!”   “去吧!”南千月点点头,也揉了揉眼睛。   ……   办公室里一时很是安静,只有墙上的时钟秒针滴答滴答的走动声和翻阅资料的沙沙声。   脚步声响起,洗川雪走了进来,“辛苦了,千月君,喝杯咖啡吧!”   南千月看了她一眼,神色平淡的点了点头,“谢谢!”   “魍皇鬼去睡觉了?”   “他下山去镇子里买夜宵了。对了,江右院长去哪里了?”南千月低下头,依旧翻看着资料。   “他把咖啡交给我就去洗手间了。说是一会还要去孩子们的寝室巡查……”洗川雪顿了顿,仔细听了一会问道,“千月君,你有没有听到小孩子的笑声?”   “好像……我出去看看,你要是困了就早点休息吧!”南千月起身向门外走去。   “好!”洗川雪注视着南千月的背影,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   南千月摸了摸袖子,抬头仰望了一眼满天繁星。“有点意思……”   ……   洗手间内,不时传出“呜呜——”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瘆人。   南千月在门外站定,向里边问道,“江右院长,是你在里边吗?”   呜呜声更加急促了。   南千月走进洗手间,将最里边的一扇门推开。只见江右言四肢被捆得结结实实,嘴里还塞着一团破布。   “洗川……洗川雪好像被什么附身了,在我泡咖啡的时候,她突然将我打晕,然后把我捆在这里。千月君,她……”   “没关系,这些都在我预想之中。”南千月信心十足的说道,“另外,江右院长,你认识莫游吗?”   “不认识……”江右言这句话说得有点心虚,眼神飘忽不定。   “是吗?”南千月不置可否,伸出手将江右言拉起,“走吧,我们去看看这位女士到底想做些什么。”   
推荐阅读: 《邪侠古殇》 《穿越之随身带着修改器》 《龙城少帅》 《侠风剑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