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一百二十七章 风波恶1

    当元炎等人驾着十六艘先登战船于二十日未时赶到浯山岛时,他们就见到一座横跨南北两面的巨大水寨正在岛屿正中间内凹处拔地而起,上千精壮正在到处忙碌。此地处于“哑铃”的中间部位,东西部各有岛屿突出遮挡住海上风浪,港阔水深,是难得的天然良港。而杨家本来就打算在此处兴建港口,并在岛上备下许多材料,却不想都便宜了张冲他们。    不仅如此,元天元地等人还在两座海岛上查抄了杨王两家许多产业,有酒楼客栈商铺等等,其中又以两座不小的炼器工坊最让他们惊喜万分。除此之外,在二岛的港口缴获来不及撤走的蜈蚣船三十六艘,六十五丈长短的武装福船二十九艘,大小渔船百余艘,仙露岛靠浯山岛一面还有一个不小的仙贝场。至于其他在修士身上的收获则按公家五成,军士共享四成,剩余一成划入新成立的“水军伤亡补助基金”中。    如此一来,无论新老水军战士都分润不少,即使是没赶上战斗的先登船队军士都获得一份灵石打赏,因而全军上下都是喜气洋洋。    元炎他们上岸后就直接找到张冲缴令,并把在榕城的经过叙述一番。后者听完后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丢给元炎一个玉简,其中正是记载了在榕城的探子发回的最新情报,主要内容就是关于“元督监”承认攻打二岛的传言。    元炎二人传看后忍不住面面相觑,虽然这事是自己一方做的,但是被小人如此利用,吸引那些家族势力的注意力,心中却是颇为憋屈。过了好一会,元炎才缓缓道:“大都督,此事都是元炎之过!”    “哦,你何过之有?”    “元炎昨日得知兄弟们拿下二岛后内心膨胀了,被那苗陆二人搓磨一番后,就忍不住就以此炫耀威胁了他们几句,想来这消息也是他们故意泄露出去的,目的就是逼迫家族势力和我们硬磕,他们好坐收渔利!”    “哦哟,不错,不错,看来元炎在最近的历练中收获不小,这个入世修心的法子不错。元炎你们木妖出身,化形后心境修行是你们的最大短板,从而限制了你们的修为增长,所以你们大都督特意让你们分别负责部分对外事务,在真正的人类世界中厮混打滚,这样就能极快的淬炼你们的道心,补上你们的短板。”这却是坐于张冲一旁的黄泉在点醒二元。    二元闻得此言忍不住抬头看向张冲,似乎是求证,后者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正如黄泉道友所言,我的初衷就是希望你们能在跟人类修士打交道的过程中淬炼道心,此为‘入世法’。至于这些阴谋诡计,等你们经历多了自然就会宠辱不惊,心境修为也就上去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见二元心境平复了以后才继续说道:“那苗坤陆革二人也不过是短视之徒,只听闻你承认是我们扫平二岛的家族势力,就急不可耐的散出消息,却不知大前夜黄泉道友还灭杀了杨王二家三名阴神修士,因而家族势力一方得知元炎你主动承认突袭二岛之事,并在有心人传出的那句‘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鼾睡’误导下,心中应该会猜测我们一方有大修士坐镇,怕是更会对我们非常忌惮,所以他们最近一定会派人来和我们接洽,开出条件让我们置身事外。”    说到这里,张冲故意停下,双眼看向元炎,后者立刻回道:“大都督是让我出面和他们谈判,顺势脱身事外,反过来坐山观虎斗?”    “是的,不过能谈成怎么样我也不在意,毕竟修行界最终看的还是修为实力,所以你也要记住一句话,所谓协议就是拿来撕破的!”    “嗯,元炎明白,不过如此一来就可以逼迫家族势力退让一番,把离仙露岛最近的舫城县划为中立区,而仙露岛则可以按大都督的意思建成自由岛,如此一来背靠仙露岛的浯山岛就可以自给自足了。”    “很好,既然你已经明白了大方向,那就放手去做吧,记住你背后可是有大修士撑腰,底气要足一点。”张冲满脸赞赏道。    “大都督,那我呢?”问话的自然是张冲的“前”贴身侍卫元焱了。    “元焱你当然就是担当元炎的副手,以后这两座岛屿就归你们管理了,记住凡人间的一句谚语,‘木桶能装多少水,是由最短的木板来决定的’,所以你心境如果跟不上,修为就没有提升。你可明白?”    “元焱明白,那我就跟元炎先退下了。”    张冲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打发二元离开,而后又沉入修行当中,他要抓紧时间修行到法力六转,争取早日出海凝煞。修行中的碎片化时间,他还要用天演图和演天珠来推演浯山仙露二岛的护岛大阵,要知道现在这二岛都还是在延用杨王二族以前设下的阵法,这种情形更是催促他不得不抓紧时间。    至于黄泉则是更忙了,一边要不停用紫金冠中收摄的魂力,太**华凝炼的纯净月露,灵贝所产的灵露,灵珠来增加紫府中的神魂之力,另一边又要不停消耗魂力绘制“唤灵符”落在体内大小筋脉皮肤之上。另外他还重新拾起了张冲在地球中修习的内家拳理论,看能否结合玄黄大世界武修功法闯出一条不一样的道途,所以他们都忙得无暇搭理外界的风波。    不过闽州刮起的风波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一日三变。无事早起的老人早上还在茶楼声讨“元督监”的凶残;到了午时,在酒楼吃喝的三教九流,就又开始指责大周官府的腐败无能;而晚上在花舫妓馆中,众多闲人三杯酒下肚,就又开始言说闽州各大家族种种恶事。    这一日已是十月二十三日巳时,林月娥领着瞿颖从外面坊市大采购回来,二女也是刚回到林家一天多时间,前者此时正带着小萝莉瞿颖熟悉梅县周围的环境,希望能让后者快速的融入林家生活。    这时府中大管事林禄亲自来请二人入林家“太一楼”,说是林家老祖宗元神修士林则虚有请。原本见到一直跟随在老祖宗身旁的大管事林禄出现,林月娥心中就隐隐有些猜测,听前者道明来意后便知道是那事发了。    于是她心中颇为郁闷的拉着瞿颖跟着林禄穿过一重重的楼阁台榭,来到一座五层阁楼前,此地正是林则虚潜修的“太一楼”。进楼后瞿颖发现内里空间广阔无比,一排排的架子上摆满了玉简纸籍,龟甲骨片,金铜铭文等各种传承之物,架子外面则是闪烁着灵气罩,可见此地有重重阵法保护。    三人沉默的沿着楼梯蜿蜒往上,一直来到顶楼,这里却只有一个静室,一个白发道人,一张云塌,一个香炉,几个蒲团,如此而已。    林禄朝二女侧身示意她们进去,而他自己则侍立在门外随时等待静室内老主人的召唤。    “来了?既然来了那就赶紧进来吧!”说话的正是静室中的白发道人,此时他已经睁开双眼,瞿颖跟着林月娥进去后见着这皓首童颜,长眉垂肩的老道人,心中就闪过一个新学的词“童颜鹤发”,于是忍不住脱口而出道:“道士爷爷,您真精神!”    林月娥好笑之余又有些紧张,刚要向那林则虚解释什么,就见后者挥手示意无事,口中用肯定的语气问道:“你就是林暄那娃儿的闺女月娥吧?记得是拜在罗浮修剑是吗?那这个小女娃就是素素那妮子留下的闺女小颖儿了,和她娘小时候一样可爱,来,爷爷给你们一人一个见面礼。”    说着话,林则虚掏出一块玉配,一件迷你内甲,分别递给瞿颖林月娥二人,口中解释道:“这玉佩名为‘定真’,还是老夫早年所得,有护身示警防御心魔之能,刚好便宜了你这童言无忌的小娃。而这件内甲名为‘簪花’,则可以挡阴神修士以下攻击,正适合你这个好斗争胜的剑修。”    “谢过老祖宗(道士爷爷)!”二女高兴的接过礼物,口中连忙道谢。    “听闻月娥你此次去接这小女娃的时候,还遇到过土人修士的追杀?”林则虚等二人把礼物收起后貌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林月娥心道来了,她也不隐瞒,把在经过官台山山道时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自然而然的就牵扯到张冲三人,也包括她给张冲留下的“欠条”。    “如此说来,那三人却是以那少年为首,并称其为大都督?”    却不想林则虚关注的却不是那欠条,这让林月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口中回道:“哦,哦,是的,回禀老祖宗,他们三人在一起时是如此称呼的!”    “嗯,修炼的是朱雀南明离火的火系功法,那少年自称张冲,难道是粤州镇南将军家人?可是没听说那张家有人仙修士啊?”林则虚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语。    过了一会,他似乎反应过来眼前还有两小辈,于是把闽州目前的局势解说一遍,又点出家族联盟对张冲一方的顾虑,主要还是担心“元督监”身后有元神人仙境界的大修士。如果猜测为真,那么张冲他们就可以随时“掀桌子”搅局,所以林则虚想让林月娥带着瞿颖跟着说客使团一起上浯山岛,趁机见见那张冲,探探他的底细。    用林则虚的话说就是“那小娃傲气得很,一般人见不到他,都被那元督监给拦下来了”。    老祖宗的吩咐,林月娥自然只能遵从,加上她也很想见见那个掀起如此风波的少年,亲口问问他到底欲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