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495.(终章)释道补天

  明月夜湛蓝的眸子凝视着汪峥,脸上情绪没有任何变化,两人对视一阵,明月夜转身走了,汪峥并没有挽留,也不该挽留。   第二位,他见了自己的老师,哪怕现在他比自己老师境界厉害得多,在天玑真人面前,他依旧是自己老师的弟子,而且不曾随着岁月淡去,反而更浓。   “老师——”   汪峥深深地拜倒,孤独、寂寞还有无法言说的痛苦都可以和像父亲一样的师傅说说,天玑真人也一如既往地开导着他,给他安慰。   天玑真人走后,过了很久,汪峥才回过神,将虚元和仙尚叫了进来,劈头盖脸地痛骂:“你二人对于三界简直是贼,量劫的引起你们功不可没!”   汪峥疾言厉色如狂风暴雨,两人战战兢兢汗如雨下,有多久没体验到这种难堪的境地了?但两人根本不敢动弹,腰弯成了虾。   发过脾气的汪峥,声音放缓道:“但是,包括姬鹰在内的你们三个,确实为曾经寂灭后的三界带来了进化的力量,同样功不可没!没事就呆在三清天不要出来了,有机会,想回到双子星星域可以离开!”   “是,天师!”   仙尚离开了,汪峥对他不怎么熟悉,却将虚元单独留了下来,“我知道,你终究是你,他终究是他,但我永远忘不了他,他是个很纯的人,就算在敌人的时候,我也没讨厌过他。”   虚元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汪峥挥挥手让他离开了,然后见了帝姜岚,如今魔族同样接受了符文科技,不过和北海有点不同,他们发展的是魔能,汪峥将自己的道放出来让其观摩,“自身凝聚本源,将其发展壮大,便可踏入混元,这道本源,同样可以孕育无数本源,我们修道最开始来自天地的馈赠,等我们成长到这一阶段就是反过来对天地的反哺。”   帝姜岚躬身道:“尊天师法旨。只是天师,金塔的作用,曾听闻天师说过是穿越寂灭之界的,但我一直无法使用它。”   汪峥笑道,“日后自知,这原本就是双子星星域流传过来的东西,或者说,曾经圣地的东西。”   帝姜岚不再问,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汪峥又见了很多人,或三言,或两语,将人打发走了,见过石凤、花蝶雅、林木元等人后,汪峥见了这届的北海学院院长汪笑,他的曾曾……孙女,和安琪长得很像,不过两人气质很大不同,汪笑更沉稳,而安琪更淡然出尘。   他看到汪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安琪,一时之间有点痴了。汪笑自然感觉到了汪峥的状态,微微红着脸低下头,知道这位老祖最爱安琪老祖,她有幸和安琪老祖长得一样,眼前这位老祖看得是她,想得却是安琪。   汪峥回过神,向前探了探身子,柔声道:“作为院长感觉怎么样?”   “琐事不断,但也可以增长见识!”汪笑沉稳地答道。   略谈几句,汪峥请汪笑出去了,总之是个很好的姑娘,也是位沉稳的修士。汪峥又见了学院一干老人,特别是秦风老院子、胡月琴等人,聊了很久。也单独见了王启年,他一如既往地胖,不过比以往沉稳多了,现在也经常往天玑峰跑,陪天玑真人。可以说汪峥这个得意弟子,反而没有王启年这个不成器的弟子陪着师傅的岁月多。   往事如烟,两人说起当初学院的琐事,都哈哈大笑。   学院一如就往,多了份岁月的痕迹,汪峥一个人走遍了学院,最后坐在东湖那块文暖坐过的大石上,静静地望着湖面,他现在是仙人中的仙人,但仍然无法将文暖复活,这就是道,你可以做到超脱,但曾经失去的一切都永远不会回来。   在他身后,文静衣袂飘飘,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汪峥见了青玉,两人没多少话可说,一杯清茶,茶尽人散。汪峥又陪着玉莲走了走,看了以她命名的仙女帮,回到了仙人镇两人的家。玉莲还是那样美,分别的时候,汪峥的手指轻轻划过玉莲的脸颊,轻柔如风,“我有时候,希望——就你我还有安琪一辈子,幸福快乐一生!”   但这比成仙都难。   汪峥回到了双峰山下双峰村,陪着魏青青,她的棱角早已磨去,变得如一滩深水,柔和而又深沉。两人说了很多话,汪峥如平凡的人一样和魏青青生活了许多天,见了黑压压一群人,有他儿子、孙子、曾孙……   在魏青青的收拢、努力之下,他的家族已经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在三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魏青青秉承了汪峥的意志,家族一直行事低调,不参和学院事,更不干涉天下。   就在家中,见了他的兄弟万东,万东老了,头发白了,但依旧精神饱满,两人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万东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最后、最好的时光留给了安琪,父女俩,踏遍了三界每个角落,走了一辈子不曾走过的路,看了一辈子不曾看过的风景。   夜晚,悄悄来临,天裂的虚无之风吹遍了整个大地,怒号着。安琪睡了,汪峥一个人坐在母亲张氏的那把摇椅上,吱呀吱呀地摇着,黑暗包裹着他,眼中点点的亮光如星星一般闪烁着。   抬起手从识海之中抓出数道契约,一道接着一道粉碎,那是他曾经契约过的人和物,最后也应该还给他们自由了。   一个白影从虚空中扑通一声跪在汪峥面前,是小狐狸,叩首:“主人,不要,我不要离开主人!”   汪峥手中的动作一滞,但又毫不犹豫地全都粉碎了,小狐狸泪流满面,“主人!”   “你们都自由了,这是我该还给你们的。”   穷奇出现在汪峥面前,迷糊不解,“坏人,我感觉我自由了!”   汪峥摸了摸她的头,“对自由了,我放你自由。”   穷奇没感觉出什么好与坏,到一边玩儿去了。   紫衣却有点愤怒,“我就是一个器灵,自由对我来说是束缚!”   但汪峥不为所动,挥手让几人出去了,他又见了仙府的小舟,和小舟谈了一番,最后出来,将仙府取出,走到女儿房间,打入了安琪的识海当中,俯下身,吻了吻安琪的脸颊,手中凝聚出一道法则——想拍入安琪识海,忽然犹豫了,让她忘了他,忘了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对她会不会残忍,长痛不如短痛,终究没下得去手,无奈长叹一声消失不见。   汪峥出现在了时空裂缝处,“小天、小地还有原真,我来了!”悲吼一声,身子瞬间变大,化作万万丈的巨人,三十六天珠绕着他旋转。   隔着虚空再次凝望了安琪一眼,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中全无一丝情感,三十六天珠吸收空间裂缝的虚无毁灭之气,将大道释放出来,本源融入了天地,身子蹦碎,化作一道道碎片修补天地。   天地响起了阵阵天雷,闪电将天地照得一片雪白,血雨天降。   三界都有所感,目光一齐聚焦在了天地裂缝当中,看到了汪峥碎身修补天地,每个人震惊地说不出话,一齐躬身行礼。   “不,爹爹!”   猛然惊醒的安琪大吼大叫地扑来,他的爹爹正在奔溃,魏青青、玉莲、姬鹰、明月夜、阿九等人都冲来,看着发狂如疯的安琪,玉莲扑过去去抱女儿,却被安琪一掌拍开了。   “爹爹,不要离开我!”   汪峥此时将自己的感情封闭了起来,任由安琪哭喊,都没有停止,最后的头颅炸开,光珠跟着裂开,根通道闪现了出来。   鬼界的夜光眼泪忍不住流出,喃喃地道:“原来如此!”   汪峥头颅炸开,安琪彻底疯了,眼睛血红,“不——爹爹。我要将这天地毁灭,啊啊啊——”   安琪一边吐血一边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汪峥面前,伸手去抓,只是原地留下一个黑影,望着安琪在笑,“安琪,我的女儿,爱你的是他也是我!不要难过,终究有相见的一天!”   说完崩碎!就连最后一片幻影也消散了。   安琪吐血晕了过去,却被玉莲一把抱在了怀中。   根通道大放光芒,贯穿了整个三界,加上汪峥的本源和肉躯的弥补,三界的时空裂缝瞬间弥合。   血雨如瀑,带着丝丝的清香。夜是那么漫长。   天亮后,雨停了,大日冲破了黑暗,释放出了磅礴的光芒,洒遍大地每个角落,金光如花天降,滋润着冰寒的大地,和不幸的人们。   花瓣金光落在安琪身上,抚平了她浑身的戾气,抹去了她因痛苦抽搐在一起的眉头,如同父亲的怀抱一样包裹着她,安琪一行长泪流下,呢喃着:爹爹。   前世如梦,平凡像尘。   只残存着记忆的旧痕。   世界失了真,我追寻着那长生。   只为黑暗之中给你点亮一盏明灯。   修行如此艰深,岁月了无痕   飞剑如风   心中有灯,眼里不蒙   看到你才知生命是真   你能听到我心声,大道有你就是门。   我愿伴你逍遥天地成仙求长生。   岁月无声   天地不仁,满路烟尘离恨   水自流花自开,不管我内心彷徨如焚   长叹一声,飞剑幽冷   追风追电寻日月时光前路漫漫求索长生永恒   红尘浊浪埋葬一切旧人   万里漂泊只寄你一身   战天斗地给你一片朗朗乾坤逍遥此生。   不让一切成空随风,上九霄踏幽冥剑气纵横,   赶星辰把天问,什么才是真   ……   (全书完)   
推荐阅读: 《拳道无敌》 《修行高手在都市》 《一醉江湖三十载》 《鸿运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