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二十一吗章:要油吗?

    帝王术里面有一篇功法,名为九鼎篇,让秦棋如获至宝,这说明了他有了成为修士的可能!     而九鼎篇的记载的修士境界尽然与秦棋之前所了解的练气、筑基又有所不同,而是被称为纳气、神泉、通脉等。     所谓纳气,就是不断的吸收天地之间的神曦,灵气、精气又或运气都可以纳入体内,目的就是使得人体内业障消除,从而能够在体内形成一道神力源泉。     然后使得神力上涌,打通人体奇经八脉,能够与天地共鸣。     九鼎篇,当能够在丹田气海中凝结出一座大鼎的时候,也就相当于纳气圆满,可以尝试突破到神泉境界,而神泉境界则是需要将剩下的八座鼎都要凝结完成。     最后九鼎归一,紫气上升,沟通天地,或许能够突破通脉境界。     秦棋在此之前,因为那颗血种的影响,他能够不由自主的吸收日月精华,这正好和九鼎篇纳气阶段的修练不谋而合。     所以他也在猜测,自己丹田气海之中的那些灰雾,就是所谓的业障!     只不过业障并没有完全消失,或者没有说达到修练九鼎篇的最低要求。     他也相信通过不断地学习九鼎篇,根据所述功法,能够更加快速的让体内业障消失的更多,从而早日达到帝王术修练的最低标准。     秦棋并不担心,只要自己坚定不移的学习九鼎篇,学**王术,他体内的业障会越来越少,他的运气会变得越来越好!     最起码,桃花运似乎来了!     秦棋笑得很开心,他是真的很开心。     女兵笑得很难过,她是装开心,她并不知道秦棋有没有发现自己想杀她。     总之,女兵是在尴尬之下,被秦棋拒绝了!     拒绝了!!!     是的,因为他看出了女兵眼中有一丝慌乱,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还是被秦棋捕捉到了。     秦棋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小姑娘肯定是被那个西海修士逼迫的!     可怜的女人!     不过秦棋还是在这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这也让秦棋杜绝了用强的想法!     “你叫什么名字。”     “白莺莺”,女兵娇躯一抖,因为秦棋盯着她的眼神很怪异,似乎有种吃定了的感觉,她曾听说过秦棋的经历,一个干掉了十来个西海修士的存在!     “白莺莺,恩去床上等我吧。”     白莺莺脑袋里脑袋里恶补了一把酒店房间里应该出现的画面,双手不自觉的护在了饱满的双峰之上,“嘤嘤嘤你想要干什么?”     秦棋站了起来,拿了一条浴巾,系在了腰上,然后看着脸色煞白的白莺莺,慢慢的靠向她。     白莺莺有些惊恐!     他发现了吗?     他要杀我了吗?     我是不是该拔枪?     开枪有多少胜算?     这个男人轻而易举的当上了军团长,他一定是那个西海修士的人!     秦棋摸了摸下巴,自己纯洁的身子好像又被一个女人看过了!     为什么是女人看我的身子?     不是我看女人的身子?     等会!     看有什么用?     无聊     “不是需要上镜吗?挂胡子啊!”秦棋之前可能对宣传自己没多大兴趣,但是现在却是很乐意。     既然有名气,那自然需要好好利用。     浪费是可耻的!     然后秦棋让白莺莺坐在了床上,他倒在了白莺莺的怀里。     浪费是可耻的!     大腿真的很舒服!     白莺莺很认真的给秦棋挂着胡子,生怕服务不到位,然后怀中的男人会咬自己,嘤嘤嘤好害怕啊。     然而,秦棋并非是秦兽,他如此近距离的贴着白莺莺,正是因为他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最后他发现所有的危机都来自于白莺莺挂在大腿上的枪。     所以他才会把头放在没枪的大腿上,把手放在另一只大腿上     只要白莺莺有任何反常,秦棋一定能够比白莺莺更加快速的掏枪。     然后站在白莺莺的身前,用枪顶着她!     让她诚服于自己的枪下!     白莺莺没有异动,秦棋用手捏了捏白莺莺修长的大腿,修长大腿上的配枪,有些失落。     在秦棋房间的对面,有着同样温馨、典雅布局的房间中,此时有四个男人,其中两个在床上,另外两个在地上看着。     但是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无从下手的无奈!     “一起?”床上脸上有疤的男人把心一横,颇有舍生取义壮士断腕的豪情!     他们都八旗军四个从外地归来的副军团长,是挥斥方遒沙场点兵的将军,像今天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他们真的有些迟疑。     在地上的人一个比较高,一个比较矮,高的那个人拍着矮的那个人肩膀鼓励道:“老终,我喜欢野战,你门都是知道的,你来吧,你打炮的技术振华和修修都清楚。”     修修黑着一张脸,郑重地点了点头,他领略过老终打炮的技术。     “屁,自己不敢,篡捣我来干!”老终很不愿意,不过不是因为脸面,而是因为害怕干不过!     “一群怂货,莺莺丫头的刺杀一定是出了问题,若真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对得起死去的白团长?”     床上脸上有疤的男人坐不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翻生下床,就要往对面秦棋的房间里闯去。     剩下三人自然是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他们也很后悔让那小丫头去刺杀秦棋,秦棋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有武功的样子,但是能够在天劫之下依旧能够安然无事的人无疑是可怕的!     他们早先接到大唐军团的内部消息,已经知道白将军以及另外几个副团长是都是由海历设计杀害的,并且得知了海历的真实身份。     如今秦棋由海历举荐成为八旗军的军团长,虽然他们不知道海历的具体计划是什么,但是杀了秦棋对即将迎来战争的河间市来说,无疑是最正确的做法。     也正是因为时间紧迫,他们没有想到白将军的爱女白莺莺竟然偷偷的跑到了军营里,并且伪装成了一名女兵,誓要在秦棋的身上为她父亲的惨死收点利息。     可是秦棋和莺莺在对面房间里带了整整一个下午了,这不由得让白莺莺的四位叔伯感到担心。     “嘭”     秦棋房间的门被踹开了,四个男人鱼贯而入,眼中带着仇恨和担忧。     秦棋正躺在穿上,腰上只盖着一块浴袍,枕着白莺莺的大腿,另一只手也搭在白莺莺的大腿上。     重点是白莺莺是不是还会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这个画面很和谐,和谐中又有几丝被捉住的尴尬。     “莺莺你?”刀疤脸气息一滞,想要弄明白调度这个场面的导演是哪位鬼才。     老终的话非常及时的挽救了刀疤脸,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装有透明液体的小瓶。     “你要油吗?”
推荐阅读: 《生即上仙》 《七杀魔君》 《侠骨无双》 《侠风剑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