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三第十章 隐秘

    现在周围的修士都已经离开了,而树上的修士也都死光了,可以说是整个树林中就剩下齐修一个人而已。     而玉符和小平台上的禁锢阵法,也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停止了运转,毕竟这种小阵法中蕴含的灵力有限,不可能一直运转下去的。     毕竟按照原来的计划,这些被困到树上的修士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即便是蕴含灵力不多也完全不需要在意,毕竟在阵法灵力耗尽之前,被困的修士可能已经因为走火入魔而爆体了,所以也就不存在灵力不足的情况了。     可是设定这个计划的人却根本就不会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一个免疫走火入魔的家伙,直到阵法灵力耗尽都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所以就出现了阵法失效,齐修脱困而出的场面。     “直接从树上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这些断灵妖树都已经恢复到平静状态了。”     齐修在树上向下观察了一下,发现之前被激活的那些断灵妖树都再次恢复成原来那样平静的样子,毕竟在没有了灵力的刺激之后,它们也不会一直保持着激活的状态。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齐修也没有立即就从树上下去,而是继续在树上等了一段时间,避免有还未恢复的妖树,否则下去就被弄死可就悲剧了。     过了一段时间,齐修发现确实是没有还在激活状态的断灵妖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就打算从树上下来。     因为现在树林附近的人也走光了,正是适合离开的机会,否则如果等里面的人出来,他再想走可能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毕竟不管这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东西,齐修是都不打算掺和进去了,因为这其中透露着非常诡异的感觉,肯定不像是众人所说的这是个金丹期修士的洞府那么简单。     尤其是参与进来的大多数都是灵动期的修士,齐修以一个刚刚突破到筑基二层的修士来说,进去和送死没什么差别,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远远的离开这里。     他之前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想要避开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先找个村子暂住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他去的当晚就被人给抓到了这里来。     但不管怎么说,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但齐修也依旧是抱着原来的决定,就是这种远超他实力的事情,绝对不会参与。     不过还没等齐修开始行动,他突然听见在阵法入口的那个方向,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有人又进到了这片树林中来。     “我们把那些修士都杀了,真的没事吗?”     一个忧心忡忡的声音传来,似乎是在问他同行的人。     “没事,那帮家伙大多都是散修,即便有几个宗门里出来的,也不打紧,反正人都死了,也没人知道这是谁做的。”     另一个声音低沉的人回答道,显然后者的经验更为老练,对这些事是非常有经验的。     “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好像还有一部分修士是继续进到了里面。”     有人又引出了另一个话题,但是从他们的对话中齐修可以猜测出,对方说的一定是那些之前进来的修士,虽然大部分都死在了树林中,但剩下的人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选择了继续前进,而另一部分则选择了退出这里。     如果他们说的是这些修士的话,那从对方的言语中可以很清楚的判断出,刚刚选择离开的那部分修士恐怕已经被杀掉了。     “应该不会有问题,里面的事都是少主亲自处理的,那些继续前进的家伙恐怕会死的更惨。”     那名声音低沉的人继续回答道,显然他对这些事的理解还是很清楚的,而且从语气中更是能感觉到他对那名‘少主’的信任和敬重。     而听到那几人谈话的齐修却是心头一动,因为他在昨晚也听到了,那些蒙面人都称呼那名灵动期的修士为少主,这两者显然应该是同一人。     发觉到自己发现了一些隐秘的齐修,当即就静静的趴伏在了原地,避免被对方发现,否则的话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他都是必死无疑的。     不过好在下面的那些人也仅仅只是赶路路过这里而已,并没有仔细探查这片树林,否则齐修非暴露不可,毕竟现在阵法都已经失效了,仔细探查很容易就能发现他。     “不过花霄城的人也真是麻烦,如果不是他们怎么会搞到现在这样子,好像这次的事情就是他们放出的消息。”     那些人依旧在继续闲聊,但说的也都是这次的事情,但其中有涉及到了花霄城,显然复杂程度要更上了几个台阶。     “别说这些事快走吧,里面的阵法要破开还需要人手,别让少主等太久了,否则少不了一顿责罚。”     有人开口提醒了一句,当即那些人也就不再继续闲聊了,而是加快了步伐,向着树林外的方向赶去。     很快这些人就从齐修下面不远处的地方路过,而且他们也是一只在低头赶路,丝毫没注意到树上的齐修。     他们虽然没注意到齐修,可是齐修却是一直在看着他们,而看清下面那些人的时候,齐修却感到一阵心惊。     因为近来的这群人他认识,或者说是见过,就是在阳星城里见到过的那群星魂营的人,也就是阳星城的那支王牌。     而根据他们的身份,齐修立即就推断出了一个很可怕的事实,就是他们口中的少主,想来应该就是阳星城的城主之子,否则其他人是不会有这个称呼的。     “难怪他敢肆无忌惮的劫掠阳星城领地里的修士,原来他本身就是阳星城的少主,恐怕那些人到死都不会想到是这样吧?”     齐修有些替那些死去的修士感到悲哀,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坚信他们是受到阳星城的保护,所以对方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本身就是阳星城的少主。     没多久,那群人就离开了这片树林,进入到了更里面的地方,而齐修也知道他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否则被发现绝对是必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