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五十一章 居心叵测求自保

    坐在床上的文轩随即附耳到小芬的耳旁,低声吟语了几句话。只见小芬的两片柳叶弯眉时而紧锁,时而放松,时而又是若有所思,紧接着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阵笑意,差点笑出声音来。    随即小芬安排侍女为文轩取来了一些下人的衣物,文轩随即换上佯装小绿子呆在了春思巷当中,打算先看看南宫青柳他们究竟想要耍些什么把戏,    时光很快就已然消逝,之前的仇笑痴领着一众人等出现在了春思巷的门口,向她们索要影无踪的冰火乾坤令,谁知春思巷竟然早就有所准备,使得他们碰了一鼻子的灰。    结果自然就发生了开篇那戏剧性的一幕,笑脸虎领着众人索要冰火乾坤令不成,反而被南宫青柳他们将其戏耍了一番,而且他们自己竟还蒙在了鼓里,无所自知。    文轩化作小绿子站在一旁,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仇笑痴一脸横肉,顿时显得有些呆萌,已经顿入进退两难之境地。    “仇笑痴帮主,你方才的呼哨试探结果如何?”    玲珑小姐坐在上面,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询问着,一旁站着的小芬根本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显得毫不关心,两只美眸只是死死地盯着下面的文轩。    仇笑痴随即朝着门口无助的望了一眼,眼前的情形他们若想要全身而退,怕是几乎不可能了。    “玲珑小姐,本帮主一时不查,有眼不识泰山,勿听信了他人的谗言,才会到此地多有得罪,还望小姐念在多年光顾的面子上,莫要责怪啊?”    一脸紧张的笑脸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既然木已成舟,只能先是委曲求全,逃离此地,方为上策了。    “哦?这样啊,那我倒是想要听一听,究竟是何方神圣,要将我们这春思巷陷入这危险境地啊?”    玲珑小姐看起来似乎还是不肯罢休,甚至有些咄咄逼人。不过话又说回来,毕竟这里是闻名江湖的江南第一大风流院春思巷,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此地撒野过后,倘若随随便便的就想要全身而退,日后岂不是就会乱作一团,还有何人敢来此作乐啊。    “这……这……”仇笑痴神色慌张,连说话的底气也褪去了少许。    再加上自己也是道听途说打听而来的消息,自然也没办法说出究竟是何人怂恿的。再说了,他总不能直接告诉玲珑小姐说,自己是为了想要让自己的砍柴帮扬名立万,顺便将功赎罪才冒险来此的吧!    “怎么,既然仇帮主还是不想说的话,那就莫要怪我玲珑了?”玲珑的眼角闪过一丝锋芒,显得愤怒异常,对着一旁的丫鬟,道:“来人啦?”    “是,小姐!”    旁边的几个丫鬟对着玲珑微微一个欠身,径直朝着仇笑痴的方向飞了过去。    这几位贴身丫鬟的轻功确实了得,施展轻功,飘逸自然,如仙女下凡,看起来本身的武功底子确实不弱。玲珑的身边竟也隐藏着如此高手,怪不得春思巷里面一般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加之背后还有朝廷部分官员的势力,于是更加的明目张胆。    “不不不……”    仇笑痴看见玲珑姑娘的贴身丫鬟朝着自己飞身过来,赶紧举起双手拦在了前面,显得很是紧张,额头上的汗珠也在不自觉当中划落。早已失去了进门时的威严,眼前的景象犹如刀俎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玲珑小姐,玲珑小姐,可否先容在下再说一句,说完之后,仇某人是杀是剐,任凭小姐处置,绝无怨言!”仇笑痴赶紧双手作揖,求情的问到。    仇笑痴见玲珑没有说话,还拿起了旁边桌子上的茶杯,开始慢悠悠的喝起了茶来,但是两个丫鬟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却是突然没有了动静,深知玲珑正在给他机会,让他继续说下去。    “玲珑小姐,仇某人来到春思巷之前,正是不经意间受了一位小人的挑拨,才会造次。他正是本帮之中的李大牛,此人就在门外,还望玲珑小姐……”    仇笑痴话还没有说完,站在他旁边的另外几位跟着附和道:“对对对,我们帮主说得对,正是如今站在门口的李大牛吹嘘说拿着残剑的影无踪躲在春思巷当中,只要我们想办法夺取,他日振兴本帮将指日可待。我们的老帮主也是误听信了他的谗言,才驱遣我们一干人等贸然造次。”    说话的人言辞闪烁,想来必然也是和眼前的这位仇笑痴是一丘之貉,为求自保,不惜陷害自己帮中的兄弟,可谓下作。    “去!”本来玲珑早已受过南宫青柳的嘱托,只是也要顾及春思巷的颜面,方才一再逼问,既然对方已经交出替罪之羊,自己也无畏继续纠缠。只要能够挽回春思巷的颜面,玲珑也想就此作罢了。    两个丫鬟随即走出门去,只见刚才挨打的那位副手死死地守在春思巷的门口,像在等待里面的人出来。    “你们当中,可有人名为李大牛?”    问话的女子正是方才扇了副手一巴掌的那位,副手见到此人早已分外眼红,没想到对方反而先找自己,于是毫不犹豫。    “我就是,你问我有何事?”    这副手答应的倒也爽快,一点也没有多想。    “我们小姐有请?”丫鬟回答。    “有请就有请,几个小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哼!”    李大牛倒是无所畏惧,但是和他站在一起的那些低胸反而有所顾忌。    “大牛,若只有你一个人进去,恐防有诈,不如还是我们跟你一起进去吧?”    站在旁边的几人都是李大牛平时的好兄弟,毕竟在里面的那些全部都是仇笑痴的人,他们深知此人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加上李大牛和仇笑痴经常唱反调。如若特意陷害李大牛,怕是百口莫辩了,想着一起进去也能有个照应,而且之前的呼哨之声已经无人回应,怕是早已遭了秧也说不定。    “好,既然诸位弟兄这么看得起我李大牛,那我们便一起进去就是!”    说着就要带着大家往里面涌进去,刚到门口,春思巷门口的一众侍卫就立即挡了上来。    “放肆!我们家玲珑小姐暂时只叫了李大牛一人,其他一干人等还请在外门等候!”丫鬟倒也不客气,眼角闪过一丝锋芒,不再继续客气,然后对着李大牛看了一眼,道:“李大牛公子,请!”    李大牛看见丫鬟眼角的锋芒,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自己那挨了一巴掌的半边脸,道:“进去就进去,凶什么凶?明明是个小丫头,搞得跟个母老虎似的!”    随后李大牛转过头来对着一众低胸安排:“各位弟兄,大牛先进去探探虚实,如若发生异样,就以呼哨为号,弟兄在做打算也不迟。”    说完对着丫鬟说道:“走吧?”    门口的侍卫这才放出一个口子,待李大牛进去之后,有赶紧拦上了。    从来没有经过烟花之地的李大牛,跟在丫鬟的后面,寸步不离。但是两只眼睛始终在东张西望的,就像是在参观似的。傻里傻气的样子,惹得旁边一众的春思巷姑娘嬉嬉笑笑,李大牛的块头比较大,身体黝黑壮实,对着眼前妩媚动人的姑娘只是嘿嘿嘿嘿的一个劲的傻笑。    “你看这人,傻里傻气的,晒得真黑!”    “就是就是,不过看起来还挺壮实的,呵呵……”    “……”    “玲珑小姐,李大牛带到!”    众人放眼望去,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站在那里,看上去很是魁梧,连招呼也不知道打,只是一个劲的看来看去。左前方向,突然发现仇笑痴一行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于是迎上前去。    “你们几个在这里干嘛呢?我们弟兄在外面等了那么长的时辰,也不见你们出去!”    仇笑痴见到李大牛,头也不抬,只是低着头等着玲珑小姐的发落,显得毕恭毕敬的,一言不发。就连李大牛的发问,他们连理都不想理。    “喂,跟你说话呢?你们怎么傻傻的,被人点穴啦?”    李大牛倒是显得略微的不耐烦,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戳了几下仇笑痴他们,感觉甚是搞笑。    “闭嘴吧你,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做哑巴!”    仇笑痴旁边的一位帮派子弟压低了声音,对着李大牛回答到。    “你就是李大牛?”    玲珑小姐随即问道。    李大牛寻着声音,放眼望去,看见一位少妇样子的女人端坐在上方台面之上,全身着一身紫色的轻纱罗帐,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柔媚,一双柳叶弯眸更是惹人驻足。对于从未涉足风流院的李大牛来说,这种美人更是少见,顿时傻了眼,目光呆滞,四肢僵硬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台上的玲珑,就像一头黑水牛似的。    “玲珑小姐问你话呢?你倒是说话啊?”    旁边的帮中之人用手示意了一下李大牛,李大牛这才反应过来,道:“啊?哦,哦,在下正是!”    顿时惹得旁边的一众女子哈哈大笑,原本严谨肃穆的拷问突然变得有些可笑起来了。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个声音:“呦,看来今日在下,似乎差点躲过了一场好戏啊?”
推荐阅读: 《拳道无敌》 《逆神》 《方寸江湖之残唐晚照》 《鸿运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