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同人

四百八十回 为了将来苟活

    蒙三一听到此,赶紧对身后的羽林军士兵说到:“没听天妃娘娘说么?!你们快点去后宰门附近抓捕人犯,一会儿不必回这里,直接回大营即可。本官亲自送天妃娘娘回宫!快去!”蒙三这一号令,惹得不少兵卒在底下讥笑不已。    “笑什么?!还不快去!真等到那贼人跑了不成?!费什么话!”这一众官兵才一哄而散,连跑带颠的直奔后宰门而去。    我并不是傻子,我听得出蒙三这话中的深意。这样的小家伙,现在也敢对我有这种花花心思,实在是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但目下时局动荡,后宫混乱,这种事能发生,也并不算什么不可能为之的。    “你这混蛋究竟想怎么样?!本宫知道你现在心里所想的,就凭你也配!”    “实话告诉你,艾北萩!我蒙三相中你这身子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管你之前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到的这里,但是,现在你算是落在我的手里了!这个地方之于后宫,除了我们羽林军士兵会巡查到此之外,没有活计这里连匠人都不来!我即便毁完了你,只要我跺脚一走,再回头我都不会认账了!你又能奈我何?”    看着他摇头摆尾的样子,我实在是对他束手无策。毕竟我们现在离得实在是太近了。腰间的半把筷子,实在是派不上大用场。这时的我可真有些急了。这一次的失贞远比上次许文欢兄弟的那场窘境,来的更划不来,更让人难以承受!    现在的我,真为自己刚才的托大而感到懊恼。眼下我的身后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我又不会什么近身的功夫。这个亏岂不是吃大了?    眼见到蒙三这样一步步地持刀逼将上来,我还不敢贸贸然伸脚踢他。这家伙刚要凑到我身边使坏,一锋利刃不露半点生机,直接从他身后抹过。蒙三那狰狞的头颅,瞬间飞到一旁,脖子上的截面部分连一滴血都没有。    底下的多半截身子,直接被踢翻在尘埃。那涌出来的血迹撒了一地,却没有半点喷溅到我的身上。    又是徐喃风!在他下竖的剑尖上,现在还在滴滴答答地流淌着鲜血。    “萩儿,你怎么样?!吓坏了吧。”看着我瞪大的双眼,徐喃风关切地问到。    “还…还好…我也不知怎么就被人发现了…”我现在的话语中,满是荒腔走板,现在的我确实有些惊魂未定。    我这时被徐喃风一把抱在怀中,那强大的力量,瞬间让我迷惑了不少。我虽然已经不止一次看过杀人放火,但是,这次目睹的惊险,一点都不比在画院后面撞上夜魅轻松。    我被他抱的有些吃力,直到好一会儿才因为疼痛被重新唤回神。这才勉强推开面前的他,含含糊糊地说道:“你…怎么…回、回来了?”    “我走的都已经快看不到这里了,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喊抓奸细,便马上意识到是你们几个出了问题,我便赶紧赶回来。还没等到我们这院落前,一队兵便从里边出来了,我也就被他们耽误了脚步。当我一进院是,就发现这家伙直奔你而来,准备强行无礼,我才一剑结果了他。”    “真的难为你了,如今怎么办?我是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处理他的尸体。”徐喃风先扶我在一旁的一块石头上坐下。然而不慌不忙地将蒙三的尸体朝旁边的角落里踢了踢。然后来重新搬动起那石洞前的神像。    “不好,好像是卡住了。你有时候的力量真的让我感到好惊讶。”徐喃风又试了试手臂上的力量,“这样,我还有其他的途径出去,先随我来接小雪去吧,至于鱼雨,已经错过了救她最好的时机,先别太挂念了。”    我沉默了良久,也自知一味地执拗,也改变不了什么。    “好吧,我听你的,只是希望将来她能好运吧。”说完,两行热泪又随着心痛的事儿滑落了下来。    “还能有么?”    “没事,我现在只是希望我们一会儿的路上可以安静一点儿。”我一边站起身来,一边喃喃自语道。    “会的,别想那么多了,哦。”徐喃风将我扶起,我们一前一后地出了这院落。    没有出太远,耳畔里便传来一阵阵的喊杀之声,从位置上判断,应该是三大门附近。    “这是云太师的人马?”我问到徐喃风。    “是的,按时间和地理位置,都对的上号,廉王千岁这次可不容易脱身呀。”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到,“不还有丘承呢么?云太师的人马再多,有丘承这样的神将坐镇,也应该能达到势均力敌吧?”    “当然不了?你可知丘承和刚被你斩杀了的爱晚琳之间的关系么?这个时候,恐怕也早已倒戈投降了!”这才真的是让人惊讶。对爱师傅和别的男人间那些勾当,我一点都不知道,当然,我也懒得知道!毕竟现在全都过去了。    几声惊天动地钟声,正好在此时接踵而至。现在惊讶的人,轮到了我身边的徐喃风。    “天哪!外城破了!沈岚有危险!我们必须加快行动了,不然出不了城,你会很危险的!”看脸色就知道徐喃风并没有在撒谎。    “我?!我会有什么事?!你这话说的很有意思?!为什么总会针对我?!”    “我进后宫之前得到的云太师府现报,外面有军队藏到了西山坳里,没有旌旗、没有番号,且铠甲反穿,实在是不知身份。我当时就怀疑是舍麼氏竹王的部队。如果我判断的是真的,那你就是这次进宫的第二目标!”    “王位之外,你就是舍麼氏的头号公敌!前日被你们从望月庵带回来的无垢大师被人劫走。你在之前戏耍了金王骆骏,又杀了人家母妃,毁了人家行辕,逼死人家长女,前两天,人家的三子又为了救你遇难,你说你和他舍麼氏还撇的清关系么?”    我和徐喃风虽说还在坚持向前走着,我都已经开始一阵阵不自觉的难受。是啊,我和人家舍麼氏有什么仇,人家破城后,我真的是那曾经的罪魁祸首!    我们在之后的路上没在说什么,只顾着焦急地赶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居然没再碰到一队巡逻的羽林军。    用徐喃风的话讲,就是这些人全都去三大门附近支援去了。面对这个即将破败的宫闱,我心头突然浮起一丝丝不舍。我到底在不舍得什么,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其中的深意。    眼前便是那曾经金碧辉煌地疏泷宫。现在在残霞的映衬下,真的是无比的落寞。宫苑中的普通侍女、“半半”们,这时都在试图拿走一些值钱的东西用来逃命过活。这些人往往消息最灵通,他们眼下都已经做好准备找路逃生,整个宫殿里简直是乱作一团。    丰儿这时正在正厅一个石桌前,安慰着痛哭的小雪。看样子是她也想逃走,但是苦于有这孩子在身,不忍放弃又无法带走,便在犹豫了再三之后,准备将孩子安慰好之后,自己好跑路。    “丰儿!别怕,我们来咯!”我这一句话真的是给她壮胆,但没想到还是惊动了这一院落的人。一个个都吓得钉在原地,看我的作为。    “大家别怕,我不管你们做什么,宫里这么大,你们自去忙自己的事吧,我只是来接我的女儿的。”机敏的小雪儿,这时已经一溜小跑,来到了我的怀里。    “娘娘…”这时惊恐的丰儿,已经会在我面前等待着召唤。    “别怕,你快走吧。我得感谢你才是。”说着,我从头上拔下了一根金簪与她,她起初说什么也不敢要,但是我还是强加给了她,将她硬送离了这是非之地。    “跟我走吧,这里靠近东城门,东城门边有一处小门口,现在估计已经被准备逃出去的下人们给堵严了。所以我现在根本就不去想那里,我们直接出东城门边的水帘天幕,那里才是极少有人会走的地方。”    现在的我,心里真的觉得有些对不起包贵嫔和燕贵人两位姐姐。就在这时喊杀声逐渐在整个宫苑里弥漫开来。    “不好,我们快走。”徐喃风咬紧牙关将我们从天幕之下,向水鸭子一样拽了出来。这时我再回头望向这高高的绿瓦红墙,心里真的是有说不出的感慨。    “跟我来,先别说话,把这个带上。”徐喃风从怀里掏出一方物件给我。仔细看来,原来是田间村姑常用的粗布围巾,这东西很结实,正好可以挡住头脸。    我和小雪都讲最外层的沙袍脱去,一身缟素地陪着徐喃风向后绕。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条鸟道羊肠,直接宣告我们离开了皇城区。    “这是去哪里的路?”    “梨烙沟。”徐喃风多一个字都没说,便继续在前面带路。没出几十步,就看到前方树荫处的几个人影。其中的一个眼尖,一边用力地向我们挥手,一边卖力地奔跑过来。    是杏儿!    我们在一起聚首之后,耿直的卢长云先提出了分手,大师姐则在他身旁默不作声着,看样子很多事已经不用再多说了,两人已经心照不宣。接下来的路应该是风雨同舟了。    “我走了,我要去找我爷爷,你们好自为之吧。”杏儿这时说了几句之后,便独自拿了根木棒走了。    “我们怎么办,阿娘?”小雪儿这时抹了一把小脸上的离别泪,颇为镇定地问到。    我真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曾经觉得最安全的梨烙沟到了,却离后宫这么近。    “和我来吧,我有个去处与你。”说完他又想先一步在前面带路。    “那瓷霞怎么办?!”我不能再装傻,毕竟现在的徐喃风已经是有妇之夫了。    “在找到你之前,我和她和平分手了。她现在带人回北境圻水关去了。我现在又是自由人了。这难道不好么?”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眼前那早已被火焰染红的宫闱,在片刻之前,还是那样的宁静。这过往的一切,简直就像一场五味杂陈的春梦。(上部至此终结)